烈士是軍人的精神歸宿
  公方彬
  在國家第一個烈士紀念日到來之際,作為軍人有必要思考一個命題:我們從哪裡來,要到哪裡去?回答或許是,也應該是:我們浴血而來,我們將魂歸烈士。終極判斷,軍人血脈的源頭是犧牲,軍人精神的歸宿是烈士。
  作出這樣的判斷既不極端,也非渲染。國家安全環境與中國的國際承擔,正在對當代中國軍人提出更高的要求,進而需要規範和張揚原本就有的價值坐標。這就是,面對死亡威脅,社會大眾都擁有法律賦予的緊急避險權,唯有軍人沒有。只要國家和人民利益有要求,只要軍令下達,即使明知前面是死亡,也必須撲向死亡,這既是內心道德感驅使下的價值選擇,也是軍紀約束甚至法的迫使。為什麼大眾把軍旅視作職業性犧牲,詩人則吟誦:“醉卧沙場君莫笑,古來征戰幾人回”?原因即在於此。
  強調犧牲植根於軍人基因中,並不意味著人人都敢於犧牲,尤其對於優裕生活條件下成長起來的“新生代”,要做到關鍵時刻為國家和人民利益義無反顧,直面犧牲,必須實現精神上的升華。習近平主席早就提出:“學習雷鋒的幸福感”。這既是倡導我們學習英雄模範,更是關係人類的終極命題:人為什麼活著和怎樣活著,什麼是人生價值和怎樣實現價值,何為幸福和怎樣贏得幸福。
  正確回答這樣的命題,必涉及信仰。人類文明史早已告訴我們,若要活得輕鬆,不要有信仰,因為有信仰就有敬畏和約束。但要想活得有意義,就必須有信仰。但信仰在不同國家民族有所不同,在不同的政治集團中差異很大。在西方國家軍隊中談信仰,一定是宗教信仰。在我軍談信仰,一定是政治信仰,或者說以共產主義信仰為核心的政治理論武裝。為什麼習近平主席突出強調共產主義信仰是共產黨人精神上的“鈣”?道理即在於此。
  既然我們的精神力量源於政治信仰,必然要考慮如何將“鈣”有效吸收。依筆者的切身體驗,信仰在軍人身上的重要體現是英雄氣,只有擁有英雄主義情懷的勇士才敢於犧牲。30年前,筆者作為一名剛入伍不久新兵走上戰場,所以英雄氣十足地給父親寫信:“你兒子活著是英雄,死了也是英雄。”主要基於兩個原因,一者自己乃文學青年,深受英雄主義作品的影響;二者自己成長於沂蒙革命老區,備受前輩浴血故事的陶冶。筆者認為,當代軍人要想修養英雄氣和犧牲精神,路徑之一是到革命先烈那裡尋找精神營養,當下則是與國家推行的烈士紀念日同行,在懷念英烈之時,以靈魂感知犧牲,思辨犧牲。
  可以肯定,當我們真正理解且認同,以國家意志來張揚英烈的犧牲精神,除了表達對烈士的尊崇和懷念,很重要的是藉此喚起民族的英雄主義精神。我們這一代軍人必須清楚,實現中國夢的道路決非一帆風順,我們希望  (原標題:解放軍須清楚:我們希望和平崛起但無法避免犧牲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先生

lw48lwpy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