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周刊封面
  土豪傳
  仇富的陣營租屋網悄然鬆動,“土豪”是友非敵了。
  若拋開做派和品位這一層,他們其實是在物質上率先實現襯衫了中國夢的人。
  在西方人眼裡,中國游客已經泛土豪化了——出境游不再專屬於富人,2012年出境游花費1020億信用卡代償美元,旅游支出超過其他任何國家。
  在中國人眼裡,搶金商務中心的中國大媽,象形的公共建築,大拆大建的城市,市場對紅木、核桃、田黃石、藝術品、紅酒的爆炒,也是各種土豪化景觀。
  “借錢土豪”不可恨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這種未來:社會分化為土豪與屌絲兩大族群,土豪繼續缺乏與財富匹配的文明,而屌絲仍然缺乏上行的機會。
  希望,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和別的可能。
  中國土豪化的精神分析

  人人都有一顆土豪的心
  文/何雄飛
  “土豪”心態不只體現於個人炫耀式消費,也體現於城市的國際化口號、拆舊建新的拆遷徵地熱、爭古造古的假古董熱。
  好吧,“tuhao”在地球上橫空出世,引起蛙聲一片,那麼,先來個段子。
  在土豪國,一位青年問禪師:“大師,我現在很富有,可我一點也不快樂。”禪師問:“何謂富有?”青年答:“銀行卡裡8位數,五道口有3套房不算富有嗎?”禪師沒說話,只伸出了一隻手,青年恍然大悟:“禪師是讓我懂得感恩與回報?”“不,土豪,我們可以做朋友嗎?”
  這裡看似有兩個悖論,一是土豪為何會不快樂,二是禪師為何會一改俯視姿態轉為“做朋友”?
  土豪的焦慮來自精神的虛無主義與財富隨時可能被剝奪的不安全感。
  土豪是誰?
  以前,土豪是鄉裡豪強,屬政治符號。今天,土豪就是一群比你我更富或者看起來更富但是更土鱉的人,屬時尚符號。
  土豪為何會不快樂?
  土豪的焦慮來自精神的虛無主義與財富隨時可能被剝奪的不安全感。
  魯迅曾將中國曆史劃分為“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”和“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”,在他看來,中國從來不曾爭取到“人”的時代,中國人向來就沒有爭到過“人”的價格。
  魯迅說:“但我當一包現銀塞在懷中,沉墊墊地覺得安心,喜歡的時候,卻突然起了另一思想,就是:我們極容易變成奴隸,而且變了之後,還萬分喜歡。”
  土豪是一群機會主義者,他既親近權力、渴望權力,又忌憚權力;他靈活地游走於灰色的縫隙,抓住一切機會累積原始財富,藉此發家;他有一句口號是:在商言商,不談政治。
  在土豪國,屌絲們的焦慮來自“想做土豪而不得”的上行無力感,土豪們的焦慮來自只是“暫時做穩了土豪”的不安全感。當屌絲們終於發現,自己撞不破社會上行的玻璃天花板時,無力無夢的他們,只能無奈地選擇同土豪做朋友。
  弗洛伊德說,焦慮是一種特殊的恐懼或憂慮,在這種狀態下,個人可能會有意識地或無意識地覺得某件可怕的事將會發生,這種感覺常使他產生肉體上的痛苦。被焦慮所困的土豪,會莫名其妙地感到不快樂,不安全;他會因為無謂的恐懼而浪費時間和精力;他會老是心神不寧,無法專註於任何一件事情;他也可能感覺到所有這些無形的壓力,卻不明白造成這種壓力的真正原因是什麼。但是,土豪們只要一想到重慶,就會下意識地關註起移民廣告。
  當窮怕了的中國突然富起來以後,炫富成為土豪獲得安全感、成就感、榮譽感和存在感的主要途徑。胡潤勾勒出2013年資產千萬的中國土豪群像:他們平均年齡僅有38歲,男性占七成,平均有3輛車、4塊表,每年出國2.8次,最愛去法國和美國旅游,全球排名前二的奢侈品消費大戶分別是中國土豪和俄羅斯土豪,為了讓孩子不那麼土鱉,八成中國土豪把孩子送到了美國或英國留學。
  土豪不是火星人,他和你我生活在同一個時代。
  中國土豪平時的生活是這樣的:
  男土豪愛穿喬治·阿瑪尼和愛馬仕,愛送人路易威登;女土豪愛穿香奈兒,也愛送人香奈兒;他們都愛卡地亞珠寶,喜歡戴百達翡麗,用萬寶龍簽名,讓自己的孩子穿博柏利童裝;他們出入長安俱樂部、羅斯福會所、北京香港馬會會所、中國會所、江南會、昆明春城湖畔高爾夫俱樂部、佘山國際高爾夫俱樂部、富春山居高爾夫時,喜歡開勞斯萊斯幻影、瑪莎拉蒂GranTurismo、奧迪A8L、奔馳CLS、奧迪Q7、保時捷卡宴、路虎攬勝、阿斯頓·馬丁DB9、法拉利F12Berlinetta;帶嫩模出海愛開聖汐、Heesen、公主、保利伯爵、法拉帝620游艇;土豪們喜歡乘坐灣流公務機和歐直直升機。
  土豪們愛喝路易十三、皇家禮炮、軒尼詩XO、茅臺、巴黎之花和拉菲,愛抽中華和大衛杜夫;他們鐘愛瑞銀、花旗和招行,喜歡在佳士得和嘉德鬥富,爭搶藝術品;他們通常選擇長江商學院和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搭人脈,在香格裡拉、麗思卡爾頓、半島酒店和柏悅酒店的大床上嘿咻,還特別喜歡跑到法國、美國、英國、新加坡、泰國和三亞度假。他們用的豪華手機是沃圖(Vertu),你想象不到的是,他們居然也愛玩微信。呵呵,想做富太太的女人們,你們有福了。
  土豪不是火星人,他和你我生活在同一個時代,呼吸著同樣的霧霾,同樣把生命浪費在無休止的堵車之路上……他可能就是你們村愛啃紅燒豬蹄的王支書,你的小學同學李根大,“不幸”的是你上了大學,他去當了包工頭。人沒錢時,你罵他是土鱉,等人有錢時,你罵他是土豪。
  每個熱詞的誕生和流行,都隱喻著一種微妙的社會心態,在貧富分化、階層板結的中國,阿Q style盛行,屌絲是自嘲,土豪是他嘲,其實,人人都有一顆想做土豪的心。
  餘華說:“一個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經歷這樣兩個天壤之別的時代,一個中國人只需四十年就經歷了。”中國成為物質上的巨人,直接甩人民幣買大力丸,成為最自然的舉動。
  穿金戴銀是炫富的基本手段,金條、金鏈、金戒、金錶是標配,黃金跑車、馬桶、浴缸、沙發、茶几、麻將、內衣、領帶、名片、年曆、鋼琴、高跟鞋、上衣、面膜、粽子是升級版配置。為了迎合中國式的品位,甚至連蘋果都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,甩出一款“土豪金”,還順勢一股腦端出高端黑、東北銀、茶婊綠、古德白、武藤藍、腦殘粉和大便黃。
  上海的小白領節衣縮食都要擁有一個LV包包,隨時隨地溫習裝腔指南,為的只是扮上流社會,證明自己真土豪。但是,僅剩權貴、屌絲與土豪共存的社會並不是一個可持續的好社會,一個好社會應該是平等型、流動型、進取型的社會,它應該時刻昭示希望、註重精神的養成,應該有著恆定的精神內核與價值觀。
  人人都在做中國夢,但中國夢一定不是個土豪夢。
  中國正土豪化。
  中國的城市是異化版的土豪之城。但凡有點野心的城市都希望走向世界,讓世界瞭解自己,都標榜要做“國際化大都市”、“國際金融中心”、“國際航運樞紐”、“國際製造業名城”、“國際企業總部中心”、“國際會展城市”……它們艷俗,充斥著各種光怪陸離的塔、廣場、地標、政府大樓和千篇一律的步行街,它們屬於官員、拆遷隊和開發商,但不屬於市民。
  拆掉舊文物,建起假古董,甚至是再造一座古城,到處一片簇新,然後,他們非常自信地告訴你:城市讓生活更美好。
  中國的城市熱衷於腦殘式地爭古和造古,綁架歷史索要榮譽,傳統文化成為一把掘金的鋤頭,人人都希望挖出三星堆和兵馬俑,如果挖不著,那就爭,爭黃帝、爭老子、爭梁祝、爭西門慶、爭《金瓶梅》、爭“女兒國”、爭孫悟空、爭李白、爭孫武、爭諸葛亮、爭桃花源原型、爭水泊梁山、爭古隆中、爭董永故鄉……如果爭不著,那就自創節慶,西瓜節、豆腐節、鴨蛋節、大蔥節、板慄節……花公款為當地領導請來他最喜愛的女明星,陪酒,熊抱。
  中國的游客是土豪游客。他們懷揣著巨額現金,大聲說話,大口吐痰,拼命插隊,到處留名,他們的胸前吊著昂貴的徠卡相機,只為在景點前用10秒拍下V字手勢;他們用7天游遍歐洲12國,每天都發一條到此一游的打卡式微博;他們穿著短褲白襪加皮鞋,卻在香奈兒門店前大排長龍……他們是全球排名第二最讓人討厭的土豪游客,但他們是歐債危機的救星,那些試圖提振經濟的老牌資本主義國家不得不伸開雙手,擁抱中國旅客:土豪,我們做朋友吧。
  中國首富王健林旗下的萬達電影城揭個幕,出場的好萊塢明星居然超過許多國際電影展,這些明星、名流與穿著迷彩制服的保安們摩肩接踵,上了年紀的當地人表演中國戲曲,看起來不倫不類,人稱“豪萊塢”盛典。這就是中國,你永遠無法指望電影院會給你最好的電影,你只能指望你看到的不是最差的電影,因為,這裡只談票房,不談文化。
  中國有的人推崇的生活方式是一種土豪的生活方式。有官員戴幾塊好表,扎幾條好皮帶,穿幾雙好皮鞋,有幾套豪宅,水池裡沉幾袋金條,養幾位情婦,開一輛豪車,搞幾場土豪婚宴、土豪生日宴,吃幾頓萬元大餐,已是舊聞,土豪們赴幾場如同“大型肉類批發市場”的“海天盛筵”也不稀奇,讓人感到奇怪的是,工薪族薪水並不見漲,可城裡的消費檔次卻被越拉越高,土豪都是從哪涌出來的,他們的錢來自哪裡?直到中央開始反“四風”(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、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),茅臺一下軟了,高檔餐館、會所和五星級酒店生意也不好了,小伙伴們才突然明白了什麼。
  人人都在做中國夢,但中國夢一定不是個土豪夢,如果你是土豪,如果你想變得不那麼土豪,敬請翻閱《新周刊》往期專題“做一個怎樣的既得利益者?”和“富得像個人樣”,相信,會有所收益。
上一頁12下一頁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先生

lw48lwpy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